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千里江山图

千里江山图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10-10 阅读: 次
  民国时期,津门盗帮的吴老帮主因病多日不能离床,老帮主自知命不久矣,于是以商议帮会继承人的名义,叫来自己的二徒弟马钱。
  自从老帮主因病半退隐后,马钱在帮会里只手遮天,早已是实际的掌权者。然而马钱人如其名,爱财如命,只要是值钱的物件,根本无从谈起什么“‘盗’富济贫”、“替天行‘盗’”的帮会宗旨,只要他看上的东西,没有拿不来的。最近更是跟日本商人勾搭成奸,盗取了很多宝贝卖给日本人,老帮主也十分无奈,只能任由他胡作非为。
  老帮主把马钱叫到床边,说道:“我自知命不久矣,然而帮会不能一日无主,所以我想……”
  “师父,您会好起来的。”马钱嘴上虽然说着宽慰师父的话,心里却暗自高兴,想着师父一定是要把帮主的位子传给自己。
  老帮主喘了口气,继续说道:“按照帮中规矩,帮主的位子要传给大徒弟的。”
  马钱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师父确实在自己之前收过一个徒弟,可是这个大弟子马钱都没有见过,他的身份更是一个谜。马钱想着自己为帮会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最后帮主的位子竟然要留给一个影子般的大师兄,马钱怎能不气?于是,马钱说道:“师父,大师兄自从离开师门,就下落不明,怎么能接替帮主的位子啊?”
  老帮主微微点了点头,仿佛觉得马钱说的也有道理,又道:“按照规矩,二徒弟接替帮会帮主,需要立下‘血状’盗取一珍奇之物以服众人,现如今这津门首宝当是……”
  马钱心知这津门首宝是何物,正是已故著名手工艺人米时的微画《千里江山图》,据说这幅微画只有巴掌大小,却画着大小山峰50余座,花鸟鱼虫、山川河流在放大镜下无不栩栩如生。自米时去世后,这幅微画的下落更是成了米家恪守的秘密。
  然而,要取《千里江山图》必要立下“血状”,可是想想帮主的位子以及得到了名画还可以卖给日本人换个好价钱,马钱一狠心,咬破手指立下“血状”,言明如若取不到《千里江山图》,就自断右手,从此退出帮会。
  如要取得《千里江山图》,首先要混入米府,现如今米府的当家人是米时的儿子米竺。恰巧米府正在招佣人,马钱平日很谨慎,外界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所以米府没有人识破他的真实身份。
  在成功混入米府后,马钱被派往后院做些杂事。说也奇怪,堂堂的米府后院竟然养了一条又脏又老的长毛狗,平时都是老管家亲自喂养,米竺也对这条老狗非常宠爱,时不时就过来看看这条老狗,还要带些好吃的。
  细心观察几日之后,马钱觉得名画藏于米竺卧室的可能性非常大。一日,趁米竺醉酒,马钱用香皂印下了米竺卧室钥匙的模型。
  几日后,马钱趁米竺外出偷偷潜入米竺卧室。米竺的卧室十分简单,几乎没有摆放什么家具。很快,马钱发现摆着鱼缸的一个半人高的柜子很是可疑。马钱打开柜子,发现柜子里面还藏有暗格。马钱心中十分欣喜,心想马上就要大功告成了,可是打开暗格时,却发现一个酷似密码箱的东西,箱子外部有红白黑三色按钮。
  马钱毕竟见过世面,这三个按钮就是开启箱子的密码,必须按照主人设置的顺序按下三个按钮才能打开箱子,按错则有可能报警。马钱不敢轻举妄动,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了。马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希望能从房间里找到什么开启密码箱的线索。
  在房间里转了几圈,依然没有头绪的马钱目光无意中落在了柜子上的鱼缸上面。仔细观察,马钱惊讶地发现这三条鱼并非真鱼,而是用特殊蜜蜡做成的假鱼,且假鱼颜色正是红白黑三色!马钱还发现这三条“鱼”身下都有一根极细的银线与鱼缸底部相连接,三条“鱼”还会交替上浮。马钱猜想这细线很有可能一直联通到密码箱上,而打开密码箱的关键就在这三条“鱼”身上!
  马钱不禁暗自赞叹米家真是藏龙卧虎,能工巧匠举世少有!然而,马钱也是高手,他很快找到了密码的玄机:马钱见“红鱼”上浮,便快速按下红色按钮;见“黑鱼”上浮,便按下黑色按钮;见“白鱼”上浮,便按下白色按钮。
  果然,密码箱被打开了,马钱正暗自庆幸大功告成,却发现箱子里并没有什么名画,只有一个小药瓶,里面有十几粒红色小药丸。这让马钱琢磨不透,米竺千辛万苦藏这几粒小药丸有啥用?难道这药比《千里江山图》还名贵?马钱只好偷偷拿走几粒小药丸,准备仔细研究研究。
  回到自己的房里,马钱对着小药丸闻了又闻,看了又看,这药丸根本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它的用途更是无从知晓。直觉告诉马钱,隐藏如此之深的小药丸很可能跟《千里江山图》有关。然而,要想知道这小药丸的用途,必须找个活物用一下,马钱想到了后院那條长毛老狗……
  深夜,马钱悄悄潜入后院,想要用这条长毛老狗试出小药丸的用处。这几日,长毛老狗甚是烦躁,搅得米府上下睡不好,马钱也是恨透了这条老狗,甚至想这药丸要是能毒死它得个安静也是好的。马钱将药丸藏于肉包子中,扔给老狗,他则在一旁观察老狗的反应,然而,过了好些时候,老狗并没有暴毙,反而更加兴奋了。无奈,马钱只好回房睡觉,想等到天明再看看老狗有没有什么变化。
  第二天,马钱再次来到后院,却惊奇地发现,老狗的长毛都掉光了,活脱脱成了一条秃毛狗。老狗两眼通红,朝着马钱狂吠不止。看到老狗如此滑稽的样子,马钱忍不住笑了起来。笑着笑着,马钱发现老狗的肋部竟然有一块巴掌大的疤痕。马钱刚要上前查看,不想老狗疯了一般咬住马钱的大腿,马钱疼得直叫,顺手抄起地上的一个空酒瓶砸向老狗的头部,老狗哼哼两声就没了气息。
  马钱忍住疼痛,仔细观察老狗身上这块“疤痕”,越看越感觉奇怪。于是,马钱拾起了地上的碎酒瓶子,用瓶底充当简易放大镜仔细观察。这一看不要紧,“疤痕”上暗藏的名山大川、人物鸟兽活灵活现地展现在了马钱的眼前,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谁能想到,这《千里江山图》会藏于一条脏兮兮的老狗身上呢?马钱急忙取出小刀,将老狗身上这块皮割了下来。
  马钱取了《千里江山图》正要离开时,不想后院门被撞开。米竺和老管家听到老狗的惨叫,带着十几个家丁赶到了后院。看到马钱大腿上被狗咬后流血的伤口,以及马钱手里血淋淋的狗皮,米竺已经明白了一切。马钱扬了扬手里的狗皮,笑道:“米老爷,这《千里江山图》让我找得好苦啊!米府家大业大,这画就当是给我的工钱啦!”说完,马钱翻墙逃遁,米府家丁正要追赶却被米竺拦下,众人眼睁睁地看着马钱跑掉。
  众人不解,米竺则不慌不忙地从兜里掏出一张画像,画像上正是马钱。米竺把画像撕碎扔到脚下,叹道:“不知道我师父吴老帮主他现在怎么样了?”
  原来,米竺虽然长于富贵人家,幼年却有“偷盗癖”,甚至一度离家出走,隐瞒身份投奔吴老帮主。吴老帮主见米竺聪明伶俐,甚是喜爱,便收为大弟子。在老帮主的调教下,米竺领会了“替天行‘盗’”的帮会宗旨。日渐长大的米竺,遵从吴老帮主的意思,下山回到了米府,跟父亲学习手艺,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一日,米竺救了一条患有严重皮肤病的小狗。在米竺悉心照顾下,小狗终于痊愈,卻留下了一块疤痕。米竺的父亲米时敏锐地发现小狗身上的这块疤痕在放大镜下仿佛名山大川,于是结合微画技艺和特殊颜料在小狗身上作画,这便是《千里江山图》。
  此画的神奇之处还在于画上的图案平时不会出现,只有狗吃了特殊配置的药丸,图案才会显现。吃了药丸,狗毛还会自然脱落便于欣赏画作,这也避免了剃刀极其容易伤到狗的皮肤损坏《千里江山图》的危险。可以说,这药丸是《千里江山图》长期保存的关键和保障。
  后来,吴老帮主日渐病重,觉得自己死后马钱会把帮会带入深渊。为了赶走马钱,同时也想米竺重回师门掌管帮会,便设局让马钱盗取米府的《千里江山图》。吴老帮主让人送来马钱的画像,让米竺伺机抓住马钱,好让马钱失手后在帮会身败名裂。
  再说马钱回到帮会后,吴老帮主已经病逝了。马钱掏出那块“名画”,想要继承帮主之位,却发现那“名画”已经变成一块又脏又烂的狗皮了。原来,离开了狗身,《千里江山图》就会消失。看到这一切,帮会几位元老要马钱执行“血状”,自断右手。马钱挣脱众人,如同疯狗般乱叫乱咬,见到水缸还远远地躲开。众人只好把他捆绑起来扔到了柴房,不几天,马钱便死掉了。
  马钱至死也不知道,前几日,米府进来了一只野猫,抓伤了长毛老狗,致使老狗染上了狂犬病,米竺深知老狗一死,《千里江山图》也会随之消失。米竺本想拴住老狗让它善终,却不想老狗又咬伤了盗取《千里江山图》的马钱……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本站未必能一一鉴别其是否为公共版权或其版权归属,如果您认为侵犯您的权利,本站将表示非常抱歉!请您速联系我们邮箱:1430267263@qq.com,一经确认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 上一篇:
  • 下一篇: 双票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