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侦探悬疑> 宝中劫

宝中劫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10-11 阅读: 次
  1。楔子
  夜黑如墨,陈宇站在跨江大桥下的涵洞里,巨大的桥身挡住了城市里霓虹的灯火。在他对面,站着一个穿着兜帽的年轻男人。男人身形瘦削,宽大的兜帽遮住了他的半张脸。陈宇很想看清面前的人到底长什么样,奈何光线不好,除了一团黑色的影子,什么都看不到。
  其实看到也没用,因为前面的这个男人,他根本没有固定的脸。他是人称“千变脸魔术师”的珠宝大盗M,很多人都见过他,可是每个人对M的描述却不尽相同。
  没有人知道他的脸,正如没有人知道他的盗窃手法一样。
  但无论M的身份多么离奇,有一点是不变的,M从来都没有失手过。他既没有失手目标珠宝,也从来没有被警方抓到过。而这两点,正是陈宇需要的。
  “目标?”年轻男人开门见山地问。
  “一个黑色丝绒礼盒里装的10颗钻石。”陈宇回答道。
  “只要拿到钻石就行?”
  “不全是。8月10日,在南城梧桐老街的金玉珠宝店里,会有一笔交易,当交易完成后,你才能去盗取买家买走的10颗钻石。”
  “哦……”年轻男人若有所思地笑了,“您这样好吗,不怕买家找上门啊?”交易之后反水害人,再次盗走财货,在道上屡见不鲜。
  “所以才要靠你啊!”陈宇说,“如果成功,酬金我们对半,如果不成功,你什么都得不到。”
  2。交易
  李昊是南城梧桐街道金玉珠宝店的员工。作为一个急需转正的实习生,李昊每天都兢兢业业的工作,他这辈子就只想老老实实干活,从来没想过有什么飞来的横财。
  直到8月10日早上,他收到了一个快递。快递单上没有寄件人的信息,而快递盒子里面是一个密封的黑色丝绒礼盒。李昊原以为是自己空闲时候定的快递,没太在意,等他看到黑色礼盒下面还压着1万块钱时,李昊倒吸了一口凉气,开始认真审视当前的情况。
  在1万块钱中,还有一张白色纸条上面写着:今日中午12点,会有买家来金玉珠宝店,声称要买药。届时把这个黑色礼盒给他,并且从他手中取走同样的黑色礼盒。交易达成,你将得到1万块钱的酬劳。
  这似乎是个不错的差事。有人特地快递了东西让李昊代卖,李昊大概就是一个中介。可到底是交易什么东西,中介费能有1万元?
  耐不住好奇,李昊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那个黑色的丝绒礼盒。晶莹璀璨的光从礼盒中流溢出来,李昊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礼盒中所谓的“药”。那是10颗如鸽子蛋大的光彩夺目的钻石。
  这回李昊是真不淡定了。李昊在珠宝店工作,钻石他没少见,可是这样纯粹的原石,还是鸽子蛋大小的,他真是第一次见到。这里面每一颗钻石,都值成百上千万。
  这还叫中介吗?李昊觉得,这件事情里面肯定有猫腻。
  这时候,他看到黑色礼盒的盖子上贴着一张纸,李昊把那张纸撕下来,发现是张照片。上面两男一女,是李昊的全家福。李昊浑身的血液都凉了。在他父母的脑袋上,被画上了一道红色的叉。这是威胁。对方意图很明显,如果李昊完成任务,他会得到1万元的酬劳;如果敢报警,那么他的父母就会遭殃。
  8月10日,一整个上午,李昊都死死地盯着墙壁上的挂钟。时针走到12点的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心跳恍惚漏掉了一拍。几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走进珠宝店,李昊本能地抓住礼盒退到一边。这时候,为首的西装男走到李昊身边,低声问他:“请问,这店卖药吗?”
  李昊吃了一惊,买家终于来了,可买家怎么知道“药”在他手中呢?李昊环顾四周,才发现整个珠宝店居然只剩他一个导购员了。
  李昊小声地回答“有”,然后小心翼翼地将黑色礼盒递给买家。买家看到东西,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喜。他退到一边,另一个男人走上来,低声道:“我们要验货。”
  这家伙难道是珠宝鉴定师?李昊知道老板去进A货的时候,会带上珠宝鉴定师,这样能对钻石进行估价。不同纯度和精度的钻石,价格是不同的。李昊取出镊子,夹了一颗钻石给鉴定师。鉴定师取出培养皿收好钻石,然后又取出各种化学试剂和显微镜。李昊有点头大,他虽然不太懂钻石,可鉴定钻石怎么会用到化学试剂和显微镜呢?
  鉴定师取出了一个小玻璃锤子,在钻石上轻轻一磕,晶莹的粉末从钻石身上散落下来,鉴定师将粉末放在一根试管中,然后加入了几滴溶剂,小晶体在溶剂中立刻融化了。这时候,他又用吸管吸取了少量的溶液放到显微镜下观察。
  李昊有些蒙了,他对钻石了解不多,但他明白,钻石是自然界中最坚硬的晶体之一,而眼前的鉴定师,居然用一个玻璃锤子就把钻石给敲碎了一个角。紧接着,更跌破眼镜的事情发生了,鉴定师用注射器吸取了溶液扎入自己的血管中。
  原本还一脸严肃的鉴定师,在注射了溶液后,整个人兴奋了,翩翩然仿若入了仙境。李昊终于知道这次交易了,黑色丝绒礼盒里面装的,根本不是什么顶级钻石,而是高级毒品!
  趁黑衣人不注意,李昊把手偷偷按在柜台里一个红色的开关上。这东西是报警器,珠宝店都会安装这种报警器,以防有人来抢劫。
  这时,珠宝店的门突然开了,中午出去吃饭的导购员都回来了,原本安静的珠宝店突然热闹起来。
  李昊有些心惊,他特别怕这群买家突然反悔,像电影里面的黑道一样突然拿枪杀人什么的。但买家们却没说什么,只是继续交易,李昊把黑色礼盒给了买家,买家同样给了他一个黑色的礼盒。
  李昊打开那黑色礼盒,觉得眼前一黑,又是10颗亮晶晶的钻石。但这10颗恐怕就真的是钻石了。
  目送西装男们离开了珠宝店,李昊终于松了一口气。
  突然之间,几声枪响,一群套着头套,手里端著冲锋枪的男人冲进了珠宝店,原本富丽堂皇的珠宝店,在几十发子弹之下,变得坑坑洼洼,支离破碎。
  劫匪迅速占领了珠宝店,中午没有顾客,店员们都惊恐地蹲下身,抱紧头部。李昊也胆战心惊地抱头蹲下,这里没有人比他更害怕,刚刚他莫明其妙地进行了一宗毒品交易,这会儿又遇上了抢劫,要是这两件事情一起被捅到警察局,他可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劫匪将柜台里的所有珠宝都装进了一个巨大的口袋,还把李昊怀里的那十个鸽子蛋大的钻石也抢走了,整个过程不到10分钟。劫匪抢完珠宝,准备撤离。就在他们即将退出珠宝店的一瞬间,原本那群穿着西装的买家突然又返回了珠宝店!毒贩和劫匪碰头……李昊无法想象这是什么画面。
  但奇怪的是,那些劫匪并没有用枪指着西装男们,反而毕恭毕敬地问:“老板,出什么事了?”
  “假的!这些钻石都是假的!”为首的西装男抓着黑色礼盒往地上一摔,钻石从盒子里甩出来,掉在大理石地板上四分五裂。几个钻石碎片崩到李昊面前,李昊用手偷偷一摸,是玻璃!
  “陈宇呢?陈宇在哪里?”西装男大吼道,几个劫匪从办公室出来,提着一个颓然的中年男人。李昊认真一看,劫匪提着的人,正是金玉珠宝店的老板陈宇!西装男将枪对准陈宇的脑门,大吼:“告诉我,货呢!货在哪儿?”“客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懂啊!”陈宇战战兢兢地说。
  “你以为你找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实习生来交易,我就不知道幕后老板是你。”西装男眯着眼睛道,“南城梧桐街道的陈宇,表面上是做珠宝生意的,实际上却是一个大毒枭,专门将高级的毒品制造成珠宝的样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交易换掉的货物就是你搞的鬼!”
  “那么,周老板交易之后又找人抢劫我的珠宝店,连同交易的真钻也抢走,这难道就是经商之道?”陈宇冷笑道,“我素闻周老板做生意不老实,我只是留了一手而已,没想到误打误撞对上了。”
  周老板,叫周爱国,是南城的最大的毒品零售商。
  “不可能!”周爱国吼道,“我分明目睹了交易的整个过程,你不可能有机会做手脚!”
  “我当然做不到了。但如果是千变脸魔术师,那就不一定了。”
  周爱国一愣,千变脸魔术师M,他也听过。所以,在他根本没注意到的瞬间,M已经将毒品换成假珠宝了。周爱国冷冷地说:“M给人办事有规矩,他要收一半的珠宝作为酬劳,你这一招玩的真大。”
  “至少我赢了呀!”陈宇说。
  “别傻了,你的命还在我的手里呢!”周爱国拿着枪笑着说。
  “你确定吗?”话音刚落,几颗黑色的催泪弹从破碎的玻璃门中滑入珠宝店,整个珠宝店顿时弥漫着呛人的气味。迷雾缭绕中,根本看不清人影。周爱国捂着嘴,四下寻找陈宇的身影,却发现这个男人早已跑得无影无踪。
  他心中惊骇,立刻冲到后门夺路而逃,但门口早已站满了武装的警察,警察们一拥而入,将周爱国死死地按在地上。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本站未必能一一鉴别其是否为公共版权或其版权归属,如果您认为侵犯您的权利,本站将表示非常抱歉!请您速联系我们邮箱:1430267263@qq.com,一经确认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 上一篇:
  • 下一篇: 洋太太的遗产
  • 猜你喜欢